未醒Allen

我本罪人,不奢救赎。



学生党,不务正业。

是个文笔废,却喜欢写文的笨蛋。

个性签名摘自《寻鹿》。

永驻小英雄的圈,其他圈子或多或少会涉及一点,请关注的孩子们慎重。

可能会有弃坑、弃文现象,尽情谅解。

如果明天体测过了,我就给你们写三篇点文的!你们信不信!(被体测折磨到要疯癫的孩子……)

甜(?)短文合集「我英乙女/天喰环」

这里未醒。


最近在试天喰环,所以……干脆就直接来个合集吧。


沉迷于游戏,无法自拔。于是,更文是不存在的,咕咕咕。


这次的文一定要细细品,细细嚼,表面可全都是玻璃渣哦!(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,既不甜,也不刀……)


如果性格什么的不像,请千雪太太不要搞我人,我还想活着见到荼毘ヽ(≧Д≦)ノ














1.关于漂流瓶


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照射进来,打在木制的桌子上,星星点点。黑色的签字笔在白色的纸上随意地划着,像是想写些什么,可笔尖却迟迟停留在空中,不愿去触碰那片空白。


“你说,如果我写了,他会看吗?”


你小声嘟囔着,手中的笔在手中灵巧地打转,透明的玻璃瓶有时会被你的笔杆打中,发出清脆的响声。


手边的人仿佛在微笑,他轻轻握住你的手,在你的手心里写下,「一定会的」。


“那……我就写咯!”你高兴地点点头,笔尖在接触白纸以后,瞬间化成了娟秀的文字。


「写完了吗?」


“恩!”像是世间最美丽的宝贝的一样,你将那张纸郑重地放进瓶子里,又一次不确定地问道,“一定能送到的吧?”


「一定。」


黑发的少年小心翼翼地从你的手中拿走那个不是很精致的小瓶子,将它放在上衣的口袋里,精心的保存。


「我先走了。」


“好,那下次再见了!”


黑发少年最后看了一眼被白布蒙住双眼的你,苦笑浮上脸颊,却突然想起你已经看不见了,便干脆连笑容也不想装了,眼底透露的只剩淡淡的哀伤。


“怎么样?”背靠着墙壁的通行百万询问着从病房里走出来的天喰环,对于你的情况,无论是天喰环,还是雄英里的人都很担心。


“还是那样。”天喰环掏出瓶子,小心翼翼地打开,“都这个时候了,你们还在关心她,真的是……”


“这有什么!”通行百万笑着拍拍天喰环的背,“她毕竟是我们的同伴啊!”


“可惜……”他苦笑着摇摇头,“就是想不起来了。”


“只记得有喜欢的人,却再也不知道是谁……”波动螺卷难过地看着脚尖,“怎么这样,太残忍了!”


“恩……”天喰环展开那张被你写了一个下午的纸条,但也只是一眼,他便迅速将纸条塞进口袋里。


红色在脸颊上晕开,他支支吾吾地说道,“回……回去了。”


“诶,写的是什么?”波动螺卷好奇地走到他的面前,看着他微红的面容,微微笑着。


“没……没什么!”


#「虽然我不记得你了,但我仍然记得,我最喜欢你了!」#














2.关于掉东西


“同学,你东西掉了!”


天喰环看着你递过来的卫生巾,害怕地往后退了一步。


“那个,我……”他摆摆手,支支吾吾地说着没办法成型的句子,“那个,不是,恩……”


“不是你的吗?”你歪着头问着,心里却打起小算盘,小恶魔的形象也在你的身上开始具体化。


“唔……”可能是觉得与其解释,还不如拿着就跑,他轻咬下唇,痛苦地伸出手,握住了递过来的卫生巾。


然后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。


“我……我先……”


“等一下!”你对着正准备转身离开的天喰环说道,“你还掉了一样东西。”


“那……那请……”


“你把我掉了。”


你无视掉他愣住的表情,轻轻地笑着,“好久不见,十年前的环。”


#把你救回来,顺便拯救全世界吧。#













3.关于抑郁症


无悲无喜,无欢无怒,无欲无求。


当你得知自己患了抑郁症那天开始,你就发现自己在往那种人看齐。


对于任何事物都无感,对于任何事情都抱着一副看客的心情,仿佛不是生活在这个时空里的居民一般。


“小莫。”


你看着推门而入的天喰环,随意地应了一声,便继续找个舒服的角度开始发呆。


“小莫,你能不能……”


“没事,我的病……”你叹了口气,视线却没有收回,“还不想死。”


“不是这个意思!”


“呼……”你艰难地呼出一口气,樱色的瞳孔对上他黑色的瞳孔,“如果我死了,你会殉情吗?”


“我……”


“没事,我就问问。”


#傻子,殉情当然是肯定的。你死了,我还有什么活着的意义?#













4.关于灵魂


未来的一切是什么样的,可以说你做梦的时候也能想到,就是不愿去相信而已。


你身着黑色丧服站在他的坟墓前,雨水顺着雨伞掉落在他坟前的花束上。


白色的小花在细雨中轻轻摇曳,像是想要抚平你心中的伤痕一般。


“今天也来看你了,我好吧?”你淡淡地说着,对着空无一人的坟墓。


本来什么都没有的坟墓突然升腾出一缕青烟,然后再下一秒青烟化成了一个熟悉的人影。


“啊,真的很感谢……”天喰环害羞地摸着自己的头发,“明明每天那么忙,还总来看我。”


“恩,我很忙,以后就不来了。”


“唔……”他低下头,说道,“也……也行,反正我能以这种形式见你已经很满足了。”


你撇撇嘴,本来想调戏对方的话语被硬生生地咽回了肚子。


“明天发目同学要来。”


“要来看我吗?”他害怕地双手抱头,转过身去,“可我……一定会因为无法发出声音而搞砸的吧?”


“没事。”你笑道,“还有你不要满足哦。”


“满足什么?”


“因为要知道……”不知什么时候雨停了,沐浴在阳光中的你满意地笑着,“明天,我就可以拥抱你了。”


#你:发目同学,请务必做出可以让灵魂变成实体的道具!


发目:怎么可能做得出来?!


你:做不出来,就死。


发目:没……没问题!#













5.关于梦境


“我喜欢昨天的梦。”


小小的你依偎在母亲的怀里,诉说着昨晚美丽的梦境。


“是什么样的梦呢?”母亲抚摸着你柔软的碎发,温柔地问道。


你想了想,摇摇头,说道,“不记得了,但我很喜欢哦!”


自从那天开始,每天你对于梦境的回忆,都会在第二天消失不见。但不懂事的你不以为然,只是觉得回忆起来甜甜的就够了。



不知道过了多久,你第一次有了危机感,你开始觉得当时的想法是错误的,你应该将这些回忆记在本子里,记在心里。


于是,这天你早早的上了床。


一片花海。


你一身白裙地站在开满茉莉花的花海中,静静地等着,等着一个你熟悉的陌生人。


突然,远处的花丛中出现了一个小黑点,那个小黑点逐渐放大,最终变成了一位少年的模样。


你难以置信地看着缓缓向你走近的少年,因为那是你今早在追的番里,最喜欢的少年,天喰环。


“天喰?”你轻声地唤着他的名字,仿佛害怕下一秒他就要变成一缕青烟消失在你的眼中一般。


他看着你,害羞地点点头,“好久不……不对,那个……初次见面,我是天喰环。”


“啊,初次见面……”你说道,“我们以前见过吗?”


之所以这么问,是因为你在堀越耕平的画笔下初次见到时,心里就有一种按耐不住的喜悦与难过。


仿佛是旧友一般。


“没有。”他摇摇头,“初次见面而已。”


“你初次见面就能说出完整的话?”你疑惑地问道,“即使把我当做是蔬菜也是人形不是吗?”


他轻笑一声,“我也不知道,也许你是特殊的也说不定。”


他的话很受用,你满意地点点头,决定跳过这个话题。


突然,天边出现了一道刺眼的光芒,你微微眯起眼睛。


“时间到了。”他笑着向你挥挥手,“那么,再见了。”


“下次梦里见啦!天喰!”


“恩,梦里见,小莫。”


#每次表完白就跑掉了什么的,真是烦躁。所以,这次……绝对不会让你再跑掉了!#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只有五个什么的,真的对不起_(._.)_ 


最近想到什么梗都是提笔两个字,就写不下去了。性格什么的摸不清楚,感觉怎么写都错,所以,干脆就弃了。


卡文ing


男友是实力偶像怎么办,在线等,急!「我英乙女/荼胜久」

这里未醒。


灵感来自于昨天去看了叶清大大的签名会,爱你,叶清大大(。・ω・。)ノ♡


我……我试一下荼毘,你们要觉得不像,我下一篇荼毘就不放出来了(இдஇ; )


如果不像,请千雪太太不要打我(ノД`)


OOC预警,幼儿园文笔。


















「爆豪胜己」


今天,你将作为自己偶像的女友前往见面会和他的粉丝见面。


一想到当年那个暴脾气的英雄有朝一日也能站在金字塔的顶端,与台下的粉丝面对面的……呃,互怼。你的心里就无比的……呃,想起那个画面突然一点也不喜悦了。


“洛樱小姐。”国博厅的志愿者亲切地将你请到后台坐下,“需要我帮你准备一些水吗?”


你微微一笑,摆手示意不用。天知道,你现在一心只想看到那个每天风尘仆仆的爆豪胜己。


“啧,来的真早。”你前脚刚找到后台的某个房间,他后脚就推门而入。


他依然是那种不喜欢乖乖坐好的类型,背靠在椅背上的同时,脚放在了化妆台上。


“胜己,请乖乖坐好。”看着桌子上用来卸妆的湿纸巾散落一地,你有些不高兴地职责道。


“你凭什么命令老子……”他狠狠地瞪了你一眼,脚却自觉地从桌上……换到了旁边的椅子上。


算了,你也不指望他能乖乖坐好了。


“喂,胜己。”你将满是汗水的手在衣服上蹭了蹭,“紧张吗?”


“有什么好紧张的!”他轻笑一声,“身为我的女朋友,有什么好担心的?”


“可我……”


“没有可是。”他看了一眼大屏幕上的画面,那里写着「请两位上场。」


他牵起你的手,说道,“走吧……啧。”


“怎……怎么了。”你确定刚刚把手心的汗擦干净了,却还是不确定地问道。


“手怎么这么冰?”他把你的手伸进自己的口袋里,“啧,麻烦,你赶紧在上台前暖和一下!”


#你:胜己,我的手已经暖和了……


胜己:放开你,一会儿又要冰凉冰凉的了。


粉丝:狗粮,嘎嘣脆!#














「绿谷出久」


“小北?”看着穿得严严实实的你,偷偷跑到了后台,他发出了略微有些疑惑地声音。


“嘘。”你小声地说道,“我偷偷来的,如果被我的粉丝发现了……后果绝对不堪想象!”


“emmmm,那……小北,你就稍稍混进粉丝团里吧。”他无奈地摸摸你的头,“小心,别挤坏了。”


“不可能,你的粉丝才没那么多……”


才怪!


你看着这里人生人海,你觉得自己都快被挤到变形了。


好像发动个性,把她们都轰开呀……


“小久,我喜欢你!”


艹,你个女友粉,小久是我的!


“小久,请嫁给我!”


诶,等等你……你不是男孩子吗?!


你看着台下拥挤的人,不开心地鼓起腮帮。也许是上天都知道到了你的处境,粉丝提问的环节来得很快。


“提问环节到了,所以就……你吧。”绿谷出久随便一指,就一不小心指了包裹的严严实实站在粉丝最前方的你。


“……请问人偶英雄,你准备什么时候娶向北?”


“呃……”他眼神示意你换个问题,可刚刚被粉丝团气到的你,又怎能罢休。


“快说!快说!”问题被抛出后,粉丝们便开始起哄了,“小久你准备什么时候娶小北!”


他最后看了你一眼,确定你是真的在生气。于是,他叹了口气,伸出手将站在舞台边上的你,就这样拉了上来。


重心不稳的你,自然倒进了他的怀中。黑色的鸭舌帽也因为突如其来的变动,掉落在地上,露出黑色的长发。


“我准备今天当着所有人的面,向你求婚。”他单膝下跪,拿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准备好了的戒指,“所以,粉丝小姐,你愿意嫁给我吗?”


“……好。”


#出久:其实我早就准备好了,只是在想一个合适的时机……


你(一个眼刀):所以,如果我今天不问,你还要拖?


出久(瑟瑟发抖):不是快到你生日了吗,所以,我想……


你:我的生日在上个月……


出久(迅速鞠躬):请原谅我不过脑子的理由!


粉丝:这个狗粮真好吃……诶,那边的请给我来瓶肥宅快乐水!#













「荼毘」


自从你热衷于听各种唱见的歌以后,总是突发奇想的你决定要当唱见。但奈何你五音不全,所以你将主意打在了你的男友荼毘身上。


“这种东西……”他居高临下地看着满是期待的你,内心挣扎了一下,还是微微叹口气道,“我不确定能不能变得向你希望的有名……”


“没事没事!”你慌忙地摆摆手,其实你也不希望他出名,因为如果和其他粉丝抢他,你……肯定能抢得过!


本以为他玩玩就再也不会碰,那些翻唱的歌曲也会消失在歌曲的唱歌中。


但是!!


你看着他带着面具站在你的面前,正准备参加唱见的线下活动。


“恩,有什么事吗?”身着帅气的风衣的荼毘,有些疑惑地看着一直在瞪着自己的你。


“我……”你有些不爽地呼出一口气,“荼毘我不是很想……”


“哦,那就不去了。”他脱下那件主办方准备好的风衣,换上自己原来的衣服。


你错愕地看着如此好说话的他,把风衣随意地扔在架子上,拍拍你的头,“走吧。”


“为什么这么好说话……”你抚平被对方蹂烂的头发,心里却相当的开心。


“很简单,因为你不喜欢。”


#实力唱见dabi昨天于唱见大会上悄然离去,并宣布永远不再踏入唱见圈。


你:(意识到自己的无理取闹)后悔吗?后悔了你可以……


荼毘:没兴趣。


「不是你喜欢的一切,都没有任何意思。」#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本来准备写文结果一觉睡到天黑的我。


加了一个语C群,大家都是好人|・ω・`)


然后,不知道荼毘的性格研究的怎么样,有没有指教我一下他到底是什么感觉(つд⊂)



今天广寒宫不太冷

这里未醒。


剧情大概是,你:嫦娥,爆豪胜己:吴刚,轰焦冻:后羿,绿谷出久:玉兔。


本来是有相泽老师的,但最后只剩下一个朱元璋了_(:з」∠)_


洛洛太太说,朱元璋总让她想起和尚,然后……我写不下去了!!满脑子都是「我变秃了,所以我变强了!」难受〒▽〒


OOC预警,幼儿园文笔。















「爆豪胜己」


爆豪胜己今天依然在砍树。


你习以为常地拿起桌子上的月饼放进嘴巴里,甜甜的感觉在你咬下去的一瞬间,充斥着整个口腔。酥酥的月饼皮从你的嘴边逃出来一些,却又消失在云端,掉落于人间。


“哈!”斧头砍入桂花树中,发出“哐”的响声,就像是铁的东西撞在铁的东西上面一样。


砍不断的树,不正是铁树吗?你在心里小小的佩服了一下玉皇大帝的聪慧。


“艹!”两百多年来,从未如此感到不满的爆豪胜己,突然像发了疯一样,将斧头砍向快要愈合的树,“玉帝老儿,老子和你拼了!”


“诶!胜己,突然怎么了?!”所以,你就是吃了个月饼的功夫而已,为什么面前本来在乖乖砍树的人,会性情大变啊!!


“你等着我。”


等你,干啥?


你一脸懵逼地目送怒气冲冲的爆豪胜己走出广寒宫,思索着刚刚那短短的几分钟内,究竟发生了什么……


你正准备回广寒宫休息一下,以整理自己的思绪,却不经意间瞟到了刚刚爆豪胜己砍得那棵被你名为“铁树”的桂花树。


此时,某个可怜的桂花树正被一个巨大的斧头拦腰斩了一半以上,就剩最后一小半还在那里苦苦挣扎着,不愿倒下。


“……”其实,胜己,你再用点力,这棵树绝对能倒……


你觉得,你还是不进广寒宫的好,如果爆豪胜己回来,发现你不在,保不准一斧头……


你心疼你一手建造的广寒宫!!





“我回来了。”还未等你再吃完一个月饼,他就凯旋而归。


“谈的如何?”你小心翼翼地问道,生怕他一斧头……


明明两个人不算是青梅竹马,也甚似青梅竹马!为什么一个斧头就能把自己搞得瑟瑟发抖呀!


令人费解!


“我没有去。”他走回自己的位置,拿起斧头继续重复着砍树这个动作,“因为我在路上想明白了一个道理……”


“说来听听?”


“哼。”他轻笑一声,“如果永远也砍不断,我每年都能吃到你做的月饼了吧?”


“你直接说想和我永远在一起不行吗……”


“闭嘴!”


#后羿:你……你随意。我……我不要嫦娥了还不行吗……


胜己:(把斧头在手上拍了两下,笑)以后再踏进广寒宫半步,试试!


玉皇大帝:从此以后,好像再也不用担心后羿私闯广寒宫了_(:з」∠)_#















「绿谷出久」


广寒宫长期以来都是整个天宫最冷的地方,鲜少有人可以立足于此。


你抚摸着手边的玉兔,百无聊赖地看着深蓝色的夜空,“小久,我想找个活人说话……”


“和吴刚不行吗?”毛茸茸的白色小兔瞟了一眼正拿着斧头砍向桂花树的少年,“活人。”


“嘤,他凶!”一想到那次他微笑地朝树砍下去,结果导致桂花树差点挂机的事情,你就不禁瑟瑟发抖。


“唔……”白色的小兔子想了一下,轻轻一跃,柔软的云朵包裹住他小小的身子,然而在落地的瞬间,一个少年站在了原来兔子站的地方。


“这样可以吗?”他有些害羞地揉揉自己的毛发,笑道。


“天哪!”你激动地一把抱住绿谷出久,“为什么你变成人形也这么可爱!(*/∇\*)”


“唔……盖款补过课了!(快喘不过气了!)”


“对不起!”你慌忙地放开他,“差点就把唯一能说话的人勒死了……”


因为广寒宫里鲜有外人涉足,所以直到嫦娥被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的玉兔告白时,她才突然意识到了什么。


“我突然觉得你是故意的……”明白了什么的你,对身旁笑得灿烂的玉兔说道。


人畜无害的小兔子歪着头回答道,“没有呀,一切都顺理成章,不是吗?”


“不过,这样也挺好。”你笑着,“起码再也不会孤独了。”


#出久:你能见到的人只有我,自然,你终有一天也是我的。


你:果然,还是被算计了……


其实早在绿谷出久还是孩童时,这个计划就在稳定且顺利的进行,只是你一直被蒙在鼓里而已。#
















「轰焦冻」


你看着突然出现在广寒宫的轰焦冻,激动的你想伸出手触碰这个曾经和自己约定要白头偕老的人,但又着实害怕,害怕触碰到他时,发现他只是泡影。


“焦冻……”你小声地唤着,仿佛音量大一点就可能把对方震碎一般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
“路上的人我都解决掉了。”他拍了拍肩上看不见的灰尘,“我这次来,是来接你回去的。”


“今天是中秋节……”你看向人间,此时正有一对情侣结伴一起看着天上的明月。一想到两百多年前的今天,你和自己最爱的人也曾如此,就不禁心烦。


明明有机会离开,却还在纠结着,自己是笨蛋吗?


“我又不是要偷走月亮……”他像是明白了你心中所想的一切似的,慢悠悠地解释道,“我只是想带你走而已。”


“可是……”


“没有可是。”他正色道,“我也想吃月饼。”


“啊,我去给你拿。”广寒宫缺月饼?笑话!随便一拿就是一仓库好吗?


“不用了,我今天就是来偷走天地间最大的月饼的……”他笑着,微微的凉风吹起他白色的风衣,他像是一个在黑夜里行走的小偷一般,牵起你的手,“嫦娥,我是来偷走你的。”


#天底下最大的月饼,难道不是月亮和月亮上的人吗?#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最后的最后,祝大家中秋节快乐ヾ(๑╹◡╹)ノ"



希望每一个小天使,都能找到属于你的那位小天使,然后一起飞往天堂!(趁机推销一波笛子大大,笛子大大,你真棒!)

走在路上,发现了一个很帅的小哥哥,本来准备去要联系方式的然后……



那个小哥哥牵起了另一个小哥哥的手!!


你没听错,手!!


想要联系方式害羞的心情,瞬间变得激动!!!


哇呀呀呀呀!!!

あの夏が飽和する「我英乙女/常/心」

这里未醒。


求雨已经求疯了。


心操和常暗的,最后两个的分别是以俩人的第一视角写的。


OOC预警,幼儿园文笔。


我已经忘了是谁点的文了,天使们对号入座吧(「・ω・)「


给喜欢我文的小天使们比小心心(*๓´╰╯`๓)♡














0.


「你是恶魔吗?」


「汝召唤吾来,难道只是为了确认我的真实性吗?说出你的愿望,人类!无论是什么愿望,吾都会帮你实现!」


「……那就请让我死掉吧。」


「想死的话,自己从高楼上跳下不就好了,为什么特地把吾辈叫出来,吾也是很忙的!」


「因为……我怕。」


「呵,弱小又无能的人类。」













1.


那个夏天过的很慢。


明明已经是九月下旬,知了仍在树上不知疲惫地呻吟。吵闹加上太阳晒在身上火辣辣的感觉,让人颇为不适。


粘腻的汗水在眼皮上耷拉着,衣服湿透后粘在衣服上。


不爽。


他什么时候能来呢?你在心里这样对自己说道,也许他迟到了,或者根本没把自己的话放在心上吧!


“叫我来,干什么?”一如既往对任何事物都冷漠的少年,手插着兜走了过来。


你笑着撩起粘在脸颊的黑发,轻轻转了一圈,白色的裙子即使在无风的环境下,也很给面子地上下飞舞。


“嘿,心操君!”你说着,泪水滑进微微勾起的嘴里,“昨天我杀了人,所以……我是罪人吧?”


他一句话也没说,只是牵起你的手,“逃吧!我们!”


「杀人犯和废物的你与我的逃亡生涯。」













2.


夜深,你趁着心操人使熟睡的时候,在地上用鲜血画了一个小小的魔法阵。


那是一种古老的黑魔法,用于召唤恶魔的禁忌的黑魔法。


“你好,恶魔先生。”你对着面前突然出现的鸟头人说道,“我需要你的帮助。”


“果然是人类。”黑色的鸟头人轻笑一声,“说吧,弱小的人类,没有我常暗踏阴做不到的事情!”


“啊。”你回道,“那请杀掉我吧!”


“……你,是脑子坏掉了吗?”可能是从未有人如此直接的想要去死,常暗踏阴不可置信地问道,“这种时候不应该许一些长生不老之类的愿望吗?”


“长生不老?”你歪着头,笑道,“如果是罪人,这种想法就变得很奇怪了吧?”


他嗤笑一声,“吾都没有被说是罪人,汝一区区人类,竟敢自称罪人,可笑!”


“你能实现我的愿望吗?”


“为什么一定要找吾?”他反问道,“汝自己从悬崖边跳下去,或者拿刀刺向自己的胸口,都比召唤吾,方便。”


“因为……我怕。”怕自己会后悔,然后不敢下手。


“吾不做这样的买卖。”他瞟了你一眼,“如果汝死了,吾将得不到任何报酬,这是个赔本的买卖。”


“那……谢谢了,你可以走了。”


“说走就走,说留就留,汝把吾辈等做什么了!”他说道,“直到汝说出下一个愿望之前,吾辈都会跟着汝的!”


“啊,请随意。”你笑着,“但请小心身边的人。”



「我讨厌身边的人,随便一个人,都有可能断你的罪。」














3.


“你有什么错?”


“我杀了人。”


“什么人?”


“……一个经常逼迫我拿刀刺向胸口的人。”















4.


“这个人是谁?”早晨,心操人使发现了昨夜召唤出来的恶魔。


常暗踏阴扬起手,说道,“呵,弱小的人类,见到吾辈还不下跪!”


“……如此中二的人,你从哪里搞来的?”


你一边吃着心操人使做的早餐,一边解释道,“召唤过来的恶魔。”


“你,用了那本书!”他迅速抓起常暗踏阴的衣领,“她向你许了什么愿望!我命令你立刻解除!”


“嘘,恶魔先生,不要讲话。”深知心操人使已经发动个性的你,好心地提醒着常暗踏阴。


“小雨!”


“嘘,恶魔先生,我们的……”


啊,中招了。


你无辜地对着心操人使眨了眨眼睛,等待着他的指令。


他叹了口气,“我命令你……算了。”


突然被解除个性的你,微微鞠了一躬,“谢谢。”


“……恩。”


「我不需要你的感谢。」














5.


你的笑容减少了。


第一个发现的人是心操人使,他在吃午饭的时候,突然问道,“你怎么了?”


你不想说话,常暗踏阴却帮你回答了他,“果然是人类,这都看不出来,当然是因为情绪低落了!”


“所以,我问你究竟是怎么了!”


“可能是因为杀了人吧。”所以觉得自己的大限将近,不得不去死吧。


“以后别说这种话了……”心操人使努力地扯出一个笑容,在他僵硬的脸上显得可笑。


“汝做好想好汝的愿望。”双手插兜的常暗踏阴在你的旁边坐下,“吾辈可不想陪汝耗一辈子。”


“那为什么恶魔先生会一直在这里呢?”


“听说……是劫难。”


「我怎么能告诉她,我曾被她这只纯洁的天使救赎过。」













6.


自杀未遂。


“小雨,我真应该永远发动自己的个性,把你的言行举止都限制着!”


“如果汝死了,汝的愿望要怎么办?!”


「好烦。」













7.


「心操人使」


她还是死了,在夏天结束之时。


她宛若蝉一般,在夏天的时候出现,在秋天的时候消失。


那个叫常暗踏阴的恶魔没有离开,仿佛在等着什么。我想了想,觉得他也许在等我。


为什么要这么说呢?因为,现在的我,有愿望。


“常暗……踏阴,对吧?”我问道,眼睛开始无法焦距。


“汝有愿望吗?”


“有。”我缓缓地吐出一段话语,仿佛像一个机器一般,一个字一个字地吐出来,“我想复活那个笨蛋,因为我还有话要和她说。”


“即使见到她的那一刻,对方已经不记得了,仍要去说吗?”


“这就是代价?”我笑道,“如果是这样,也不错。”


还好不是取走我的五感,否则我可能一辈子也不能看到她的笑容了。只是遗忘的话,总有一天,我会和你再次并肩闲聊的吧?


“那,汝愿意和吾签订契约吗?”


“愿意。”


「你没有错,从来都没有。这就是我最想对你说的话。」














8.


「常暗踏阴」


我从不知道她杀掉的人是谁?于是,那天晚上我决定去问她。


那天,月光不是很亮,照在地上朦朦胧胧的,让人很不舒服。


也幸亏是那天,我去找她,否则第二天我就要看到手腕被割开,因失血过多,倒在房间里的少女了。


真是……愚蠢。


生命只有一次,所有人都知道,但她却无时不刻的想让自己去死。


“喂,雨。”我勉强救活了她,“吾救活了汝,要怎么感谢吾。”


“……谢谢?”


“无趣。”我耸耸肩,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,“汝的愿望是什么,再不说,吾过几天就回去了。”


“我想死。”


“……除了死去。”我不爽地皱起眉头,心里把让天使变成这样的人骂的狗血淋头,“吾还没问过,汝杀了谁?”


“我不是说了吗,那个逼着我……”


“准确一点,从名到姓。”


她摇摇头,像是要甩掉什么一样,说道,“那个人……是我。”


“汝杀了……汝?”


“恩。”她点点头,“所以,我是罪人。”


“可笑的……罪人。”


“对不起,恶魔先生。”她向我鞠了一躬,“我还是没想出除了死亡以外的愿望。”


“吾帮汝想一个吧。”


“……恩?”


“复活那个汝,复活那个总是面带微笑,投入人群的耀眼的汝。”我缓缓地说道,“像是天使一般,即使是将死之人,也愿意伸出援手帮助的汝。”


“恶魔先生……”


“代价就……”我轻笑道,“以身相许吧!”


「代价,很简单吧?」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本来想写糖的,像是我的愿望是「想让他喜欢我」,结果发现对方本来就喜欢对方什么的,但是!!


まふまふ的歌,几乎让我泪流满面啊,掀桌(┙>∧<)┙へ┻┻写甜文的心情都没有了,我的天使果然是最棒的!一首歌都能影响我的情绪!!


我觉得都虐了,那就虐到底吧,但突然想起洛洛大大曾经说过,「你不怕你的小天使们寄刀片给你吗?」吓得我……刹住了车。

快去感谢她吧,不然你们的老公就被我全部写死了,要相信,殉情已经是家常便饭了( ー̀εー́ )


最后,emmmmm,那个要欧尔麦特和相泽消太的小天使,请等等,我要先去研究一下欧尔麦特的性格,虽然……也研究不出什么东西(ノ_ _)ノ

突然想开一篇从剧情到人物都是原创的小说。


emmmmm,大家觉得好不好(〃ノωノ)

第一次出cos,给我悠着点!「我英乙女/轰/出/胜」

这里未醒,说好的甜文(/ω\)


本来有相泽老师的,但!我憋不出来!!一写到相泽老师,满脑子都是虐!!


因为国庆要去cos,所以……就用这个梗,挺好(「・ω・)「


OOC预警,幼儿园文笔。


给喜欢我文的小天使们比小心心(*๓´╰╯`๓)♡













爆豪胜己


漫展上,你绕着脸庞垂下来的白色的假发,无聊地等待着自己的男朋友。


明明嘴上说着绝对不去,却还是一早就买好了漫展票,连你的那份也一起买了。


“啊,你是!”突然一个男生走了过来,他激动地握住了你的手,“是……是xx!”


“谢谢。”你礼貌地笑着,视线却瞟向门口。


居然是一个狂热粉,啧,小胜什么时候才能来?


“对……对不起,我超喜欢xx的,所以……”他脸上带着点羞红,“可不可以让我掀一下你的裙子。”


“诶?”你诧异地听着男生不合常理的要求。


“啊,就是……”男生纠结地勾着手指,“因为我从来都没有,所以……”


正当你准备拒绝他时,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声音,“老子的女朋友你也敢碰,不想活了吗!”


你有些感动地看着来人,“小胜……”


“她的裙子只有我能掀,所以你赶紧滚一边去!”


“你给我闭嘴!”


#你:你也不能掀我裙子!


胜:那你再穿短裙试试!


你:那……(捏着自己的裙摆)这次怎么办?


胜:麻烦(脱下衣服给你系在腰间)就这样!


你:……(//∇//)#













绿谷出久


人山人海的漫展厅里,到处都是奇装异服的少年少女。在你来之前,所有的人都在嘲笑你,责备你特地买件衣服来玩。


但是,他却支持你。


“小北,想干什么就去吧!”绿发的少年温柔地笑着,“我永远支持你哦!”


一想到当时衣服穿在身上时,他脸上可爱的红晕,你的嘴角不禁微微上扬。


“那个,小北?”你带在身边的男朋友突然有些害怕地扯了扯你的衣角。


你笑着回头,“怎么了?”


“呃……”他让出自己的位置,让你看到后面围在你们旁边的人群,“突然好多人……”


“诶?!”


“是小久吗?好可爱!”激动的人群看着你身旁的人,不住的尖叫着。


你撇撇嘴,干笑两声,“小久,你好像比我还受欢迎呢……”


“是……是吗。”


“我吃醋了!”


“诶!”


你假装生气地鼓起腮帮,脸别到一边,不想理他,“你自己看,怎么办吧!”


“唔……”他犹豫了一下,突然向着人群深深鞠了一躬。


“对不起,大家!我的女朋友生气了,所以请让一让!”


#出:突然一下,所有人都离开了……


你:啊,可能是觉得你有主,没希望了吧!


出:诶!那……那我一定要跟紧小北,千万不能被她们给拐走了!#














轰焦冻


你穿着短裙,在展厅里瑟瑟发抖。


本来你以为展厅那么大,不一定会感受到寒冷,于是你便穿着短袖短裙,出了cos。


但是!!


为什么展厅里每五米就有个中央空调啊!会冻死的好吗?!


“阿秋。”你不自觉地打了个喷嚏,手指在鼻尖搓了搓。


很冷。


“冷?”刚买完章鱼小丸子的轰焦冻将手中的热乎乎的盒子递过来,问道。


“恩。”你有些不好意思地点点头,“有点。”


“早就告诉过你会冷的。”他四下张望着,寻找着能取暖的东西,“这下怎么办?”


“我也不知……阿秋!”


“唔……”他迅速脱下自己的外衣,披在你身上,暖暖的感觉瞬间席卷全身,你不争气地将外套扯了扯。


“如果突然着起火来,可能会影响漫展,所以……先这样吧。”


#你:(上下打量了一下只穿着单衣的少年)焦冻,你不冷吗?


轰:还好,我的个性可以自动改良身体的温度。


你:不行的,这样!(将外衣脱下硬塞回他的手中)你穿着!


轰:(拿着外套思索了一下,穿在身上)


你:这才对……诶?


轰:(张开外衣,将你包裹在怀里)别动,挺暖和的。#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准备去武汉萤火虫的展子。


如果有小天使们去那看到有人出言和的话,说不定就是我哦(*´罒`*)


剩下的点文,可能要到军训之后了,反正也没几天就要结束了,大家靠着这篇糖撑几天(什么鬼!)_(:з」∠)_



摘星星的人「我英乙女/轰/爆」

这里未醒。


突然发现即使军训也是写的完的,emmmmm,要不然……我明天也加油更(●°u°●)​ 」


洛洛大大说,你们要的是耽美……重申一下!我是写乙女的,写耽美什么的,会写到面红耳赤的啦ヽ(・_・;)ノ


OOC预警,幼儿园文笔。


要轰爆的小天使们,自动对号入座吧!重复的点文啥的并不想再多写了(「・ω・)「(我就是懒!你来打我啊!)












注:星星代表女主,月亮代表轰焦冻,猎人代表爆豪胜己。


每一个分P都是以第一视角来写的,视角顺序是轰焦冻→你→爆豪胜己。的顺序轮流来的。其实听语气你们应该能猜到(并不能!)




















放学的时候,你的头靠在窗户的边缘,傻傻地发呆。


褐色的长发被微风轻轻吹起,你拨弄着胸前的碎发,将它们一缕一缕地揽到耳后。


不知是你清新淡雅的感觉,还是夕阳余晖的加持,在那一刻,我的心跳了起来。


好吵。


我抿抿嘴,侧靠在门槛上,静静地欣赏着你和美丽的夕阳。


像是察觉到了我的到来,你缓缓地回过头,笑道,“轰君?”


“洛珞,还不回去吗?”


“啊,还早呢。”你耸耸肩,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,收拾好的书包在桌子的挂钩上轻微的摇摆。


“那……”不知为何,我吞咽了一下口水,艰难地说道,“要一起回家吗?”


你微微一愣,转而笑道,“没想到轰君如此撩人……那就不等到天黑了,走吧。”


本来想跟你说,不用顾忌我,却在你提起书包,站在我的旁边的时候,一切话语咽进了肚子。


我是有私心的,所以对不起。


我和你并肩走着,享受着此时。


就算是与你一起并肩,我也觉得幸福。也许这就是细水长流的爱情。


「月亮小心翼翼地将对星星的感情藏在心里。」






你好像掉了什么。


你摸着心中空出来的那一块,迷茫地看着来往的行人。


那个东西……好像很重要。


你在走廊上徘徊着,思索着掉下去的东西究竟是什么。


也许是昨天别在头上的发卡,那是轰君在你生日那天送给你的,在你心中应该是比较重要的东西。


你摸摸耳边的褐发,发卡仍在那里。



那……也许是去年生日时,胜己送的项链。明明是细心选好的,连L.L都刻得好好的,他偏要说自己是买东西的时候,刚好手里有零钱。


你摸了摸脖子上面银色的项链,微微笑着。


傲娇。


你又想起了很多东西,但就是想不起来掉了什么。


寻找无果,你只能去追同行人的脚步。


属于自己的东西,总有一天会回到自己的身旁的吧?


所以,你只需要静静地等待。


「可怜的星星掉了她认为最为重要的东西。」





我捡到了一个很奇怪的东西。


它的形状像是一颗心,轻轻捏在手中能感觉到一种幸福且甜蜜的感觉。


本来应该随意踩一脚,丢到一边,却不知为何被我鬼使神差地捡了起来,还特地放进了书桌上的小盒子里。


“喂,笨久,这是什么?”


我抓住班里我唯一能使唤的人,向他询问心的来历。


他畏畏缩缩地走了过来,在他看见盒子里的东西的时候,脸上的表情消失了,取而代之是一个难以置信的表情。


对,难以置信。


“小胜……你从哪里得到这个东西的?”


“你管我从哪里得来的!”我不爽地瞪了他一眼,比起这种没有技术含量的提问,我更需要确定的答案。


“小北,也送过我。”他说道,“那是对喜欢的人依恋的心。”


心?


我看着盒子里的心,捏了捏,温暖的感觉带着些许薄荷的香味。


啧,麻烦。


「猎人捡到了星星储存爱意的心。」





你约了我。


樱花树下,微风轻抚,气氛刚好。


我觉得你应该是来表白的,不知是自恋还是什么,我如是想着。


“轰君……”与我想象的不一样,你面无表情,“我什么时候约的你?”


我想了想,如实回答,“上个星期。”


“是嘛……”你点点头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“那我找你有什么事呢……”


“不知道。”我摇摇头,“如果我知道也不会来了。”


“也是。”


“可能是……”来告白的吧?


“什么?”你像是想要揪住我心里的想法一般,死死地盯着我。


我微张嘴巴,剩下的话语被咽回了肚中,最后化为不重不轻的呼吸声。


“恩……”你沉思了一会儿,说道,“对不起,轰君,我真的忘了,等我想起来再找你来吧!”


忘了什么?我想问你,可话到嘴边,变成了微微的点头。


“谢谢。”你轻轻笑着,“轰君总是这么善解人意。”


如果我的善解人意换不回你的动心,我宁愿不要。


“恩。”我微微笑着,像平常一样,“你要注意休息。”


「月亮看着失忆了的星星,有些悲伤,又有些无奈。」





你想那个丢掉的东西,一定和轰君有关。


“胜己,你知道我掉了什么吗?”你趴在桌上,对着同样无趣的爆豪胜己问道。


“你掉东西了?”他淡淡地瞟了你一眼,“怎么这么没用,每天都掉东西,以后成为英雄了,怕不是有一天连自己都要丢在敌人那里。”


“唔……”你不开心地嘟起嘴巴,“胜己,你不要这么直白,给我留点自尊心……”


“你还有那种东西?”他笑着,“你还是小心一点好,哪天真把自己掉在哪里了,我还要去找你,麻烦!”


你气急败坏地瞪了他一眼,“我不需要你来,可以了吧!”


“随你便。”


“我究竟丢了什么东西呢?”你喃喃自语,眉头不自觉地皱起来。


“喂,再皱眉毛就真的变成老太婆了!”


“知道啦,闭嘴!”


课下,你和他拌着嘴,如果不是清楚地明白你遗失了什么,你真的以为这一切都和平时没有任何区别。


「星星觉得即使没有那颗心,这样的日子也挺不错的,也许她可以想办法忘掉它。」





那颗心,是你掉的。


“小胜,你应该还给他。”


笨久发现时,只是劝说我将它归还,即使他知道我喜欢你。


“闭嘴!我自己知道轻重,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我!”


虽然和平常一样的讽刺着笨久,却不知为何心里没有一点舒服的感觉,反而沉重得要命。


是我吗?我有些不爽地轻啧一声,手中的饮料瓶被捏的变形。


“胜己,我好无聊。”你趴在我的旁边,“最近对轰君完全提不起兴趣,明明之前很喜欢他的……”


“呵,果然是情窦初开的少女。”我嘲讽道,“怡情别恋的速度真是快呀!”


“我不喜欢轰君,我只喜欢你。”你不甘示弱地回顶我。


“等到全世界只剩下你一个女生,我再考虑接不接受你的表白吧!”


“滚!”


看着你吃瘪的表情,我的心情突然很好。


不把它还给你的话,你就会在不久的将来放弃轰君,重新站在我的旁边了吧?


「猎人一直觉得除了星星以外,所有人都是不可交往的同性。」





“爆豪。”我看着手捧着装有你心盒子的爆豪胜己,“把它还给她。”


“凭什么。”他轻笑一声,摇摇手中的盒子,“半边的家伙。”


「月亮发现了拾起心的猎人。」





我看着拿着我心的爆豪胜己,突然明白了什么,最后径直走近。


“胜己,把它还给我。”


「星星努力地想将自己的心要回来,因为连她自己都想知道她寻找的那个人究竟是谁。」





“我就不!”我笑着,心中却隐隐作痛。


为什么呢?


「猎人想自己做这一切的原因,大概只是不想听到自己最不愿听到的答案吧。」





“爆豪!”左手微扬,火焰升起。


“死吧!”双手扬起,火花四起。


「猎人举起了长枪,射向月亮。月亮也用自己的光芒,照射着猎人的双眼。」





一片狼藉。


最后我的心回来了,即使它已经冰凉的和死物没什么区别了。


有什么意义呢?


我看着被老师叫出去的脸上挂彩的两人。


「两败俱伤后,星星突然觉得一切并不是那么重要。」





“洛珞!”半边的家伙又去找她了,她变回了以前,变回了初遇他的时候。


感情什么的消失了,也许我还有机会。


我看着正在撒娇叫我买礼物的她,烦躁地说道,“为什么要给你买礼物啊!”


“虽然嘴上这么说,你总是会给我买的,对吧?”你眨眨眼睛,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。


“不可能!”


“嘤。”


看着你痛苦万分的表情,心情变好的我,思索着今年的礼物。


最近不是很喜欢水彩吗?送你一盒最贵的水彩好了。


「猎人在那一刻觉得自己有机会,仍然努力地摘取星星。」





“洛珞?”我轻轻拍着靠在我肩膀上的少女,“要上课了。”


你呻吟一声,找了个舒服的姿势,继续睡去。


看来要找相泽老师开请假条了。


我笑着,其实这样的日子,也挺好的。


「月亮也在努力着,也许不久的将来,星星会爱上自己也说不定。」





「星星丢失了那份爱意,一切从零开始。但不知为何,无论是月亮还是猎人,心里都是满意的,因为他们都不知道,那份爱究竟是对谁的。」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淡淡的爱意,想写出这种感觉,但好像……不是很成功?( ー̀εー́ )


算了,大家将就一下吧,明天我来篇甜掉牙的宠文如何~( ̄▽ ̄~)~


嘛,感谢小天使们的支持,突然300fo什么的,爱你们(*๓´╰╯`๓)♡

这里未醒。


300fo了,来吧!点文!


怕不是只有我这个博主天天想着,军训完毕之前千万不要到三百!慢点涨!慢点涨!结果……(ノ_ _)ノ


唔……老规矩,明天十点之前,三篇点文,相出轰胜弔都可以,其他的也行,就是可能很OOC(「・ω・)「



军训之后再写,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