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花未醒

我本罪人,不奢救赎。



学生党,不务正业。

是个文笔废,却喜欢写文的笨蛋。

个性签名摘自《寻鹿》。

永驻小英雄的圈,其他圈子或多或少会涉及一点,请关注的孩子们慎重。

可能会有弃坑、弃文现象,尽情谅解。

送你的礼物,喜欢吗?「我英乙女/绿谷生贺」

这里未醒,一个凌晨两点不睡给小久写文的孩子。


我对小久绝对是真爱,因为……我可是从来都不熬夜的好少年!


OOC预警,幼儿园文笔。


以及……


小久,生日快乐!\^O^/















今年是你的绿谷出久交往的第三年,也是你们开始异地分居的第三年。


三年前,他在离别的前夕和你表白,你却只能含泪告诉他,等你回来。


每年的生日,无论忙不忙,你都会为他准备一份生日礼物。而今年,你什么也没准备。因为今年,你准备把自己当做礼物送给他。


从飞机上下来,站在久违的土地上,你激动地想亲吻这片土地。


在来个接机的人就好了。当然,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。因为此次回程的事情,你并没有告诉他。


电话在恰时响起,你按下接听键,对方青涩的嗓音出现在你的耳边。


“xx桑,你……怎么了?”


你轻笑一声,回道,“没怎么呀。”


“那为什么不给我送礼物……”吐出这句话后,对方可能感觉有些不好,连忙改口道,“也不是非要不可,xx桑你要是忙,今年就不用送了。”


想象中电话那头少年慌忙的神情,你不禁勾起嘴角,“啊啊,那今年就不送了。”


“……恩,好。”


“那我先挂了,小久再见!”


挂了电话,你思考着接下来的行程。


要不要去给他买个三层的蛋糕,然后自己躲在桌布下面吓他一下?


恩,可以试试。


就在你满肚坏水准备对绿谷少年展开恐吓公式时,你的电话又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。


是御茶子。你按下了接听键。


“xx桑!你怎么了!”


“我……没怎么呀。”怎么今天所有人都在问我怎么了……


“那你为什么不给小久买礼物啊!”


“……因为忙啊。”


“确定不是背着小久找了第三者吗?”


“确定!”这什么脑洞呀……


“那你赶紧给小久打电话吧!他刚刚买了你那里的飞机票!”


“……什么?!”


这剧情跨度有点大,容我缓缓……


在0.1秒的冷静后,你拨出了那个最熟悉的号码。


“喂,小久。”你装出平淡的声线,和对方说着,“你现在在哪?”


“……在飞机场。”


“你要过来?”


“恩。”电话那头的少年音夹杂了一丝哽咽的声音,“xx桑,你别生气,我……”


突然,你的视线中出现了一个绿色的毛球,你微笑着对着手机那头轻声说道,“转个身。”


你看着少年在听到你的回话后,乖巧地转了个身。


视线相交的那一刻,仿佛一切的一切都归于平静。


他迅速地冲了过来,一把将你搂入怀中,泪水再也无法止住王下楼,犹如被拧到最大的水龙头一般。


“好了,乖,别哭了。”你抚摸着他蓬松的毛发,“我这不是回来了吗?”


“……恩。”


“我今年可没给你准备礼物,不介意吧。”


“……恩。”勉强收住泪水的绿谷少年用颤抖的声线说道,“有你就行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重庆太热了,连个觉都睡不安稳,于是爬起来写文了_(:з」∠)_


明天六点钟还要起来,我干脆一晚上别睡了,Orz。

甜(?)短文合集Ⅴ「我英乙女/死柄木弔」

这里未醒。


点文之前的最后一篇,部分灵感来自于灵感墙。


先生,我果然是爱你的!


给喜欢我文的小天使们比小心心(*๓´╰╯`๓)♡

















1.关于回家


你将自己窝在角落里,无助地看着白得有些晃眼的墙壁。


刚到这个城市时,你信誓旦旦地认为你可以在这里如鱼得水,运筹帷幄。


可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残酷。


就在刚刚,你因为服装的问题,被迫取消了自己的实习,打道回府。


可你就搞不懂了,黑色的裤子为什么不是黑色短裤,而是黑色长裤。那么黑色短裤是什么?裙子吗?


既然是裙子的话,为什么老板你个男的,穿着裙子呢?变态吗?


眼泪在眼眶里打转,你吸了吸鼻子,努力把眼泪逼回去。


你掏出手机,打开聊天软件,点开了那个熟悉的用户框。


你:先生,我想回家。


先生:那就回来呀。


你:可……我没钱回家。(=_=)


在你发完那句话后,对面就没有任何声响了。


你有些绝望地背靠墙壁,泪水再也无法停留在眼眶,顺着脸颊缓缓流下。


“先生,我想……哇!”突然,你感觉到身后一空,你整个人向后仰了过去。


“哟。”头向后仰,倒着看东西的你,看见了一个熟悉的面孔。他正站在你的身前,弯下腰和你打着招呼。


“先生……”


“对了,你刚刚说想谁?”


你嗖的一声爬起来,脸上也逐渐爬上殷红。


他身后伸出一只手,直接将你通过传送门,揽了过来,笑道,“想谁?”


“想……”你将脸别到一边,“想隔壁老王家的小花猫。”


“……隔壁没有叫老王的。”


“唔……那想你好了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

2.关于Pocky Game


“为什么买这么多Pocky?”荼毘坐在一大堆Pocky中,面无表情地道。当然,他也不指望有人回他,因为这里除了他最讨厌的渡我被身子,空无一人。


渡我被身子叼着一根Pocky,说道,“因为那个女孩喜欢吃呀,毕竟到这个时候了,果然还是应该找点乐子,享受一下。”


“雄英那边的小鬼吗?”荼毘淡淡地说道,“其实他可以把她放走。”


“但他不愿意呀……”渡我被身子开心地笑着,脸上泛起一抹红晕,“比起这个,荼毘和我玩Pocky Game吧!因为一直有把好朋友染上鲜血的想法,所以从来都没有玩过呢!”


荼毘愣了一下,视线投向一直紧闭的房间,轻声说道,“真恶心……”


“说起来,一会儿就可以帮他们收尸了吧。”


“恩,大概还有三分钟。”


“真可惜,一直想把那个孩子染上红色的说!”


“呵,如果你想死的话。”





你看着准备拿出新的一盒Pocky的他,有些绝望地说道,“先生,我们可不可以先休息一下……”


“你不是喜欢吃吗?”他将Pocky的一端含在嘴里,将另一头递到你的嘴边,“张嘴。”


“那也不能当饭吃呀。”你小声抗议着,却听话地含住Pocky的另一端。


想到明明是最后一天,却要对着一大堆Pocky,就相当绝望了,你永远也不能忘不了,一大早就提着一大袋Pocky站在你房门前,命令你和他玩Pocky Game时他的神情。


从开始的羞涩到现在的习以为常,鬼知道你经历了什么。大概这次以后,你就再也不喜欢Pocky了。


突然,你感受到了一阵眩晕,你反射性地拿起Pocky的包装盒,是红酒味的。


由于你喝酒的能力很差,你便没有想太多。


“xx。”他轻轻唤着你的名字,“你是我的吧?”


你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,“先生,我好困,先让我睡一会儿。”


他自顾自地说着,“你是我的玩具,只能是我的。所以比起我一个人去死,还不如我们一起死。”


“我不会把你交给除我以外的任何人。”


「大家一起玩Pocky Game,然后手拉手一起去天堂~」


收尸的荼毘:……恩,好像只有我还活着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3.关于怪盗


“可恶!”你气愤地咬住下唇,“今天再抓不住死柄木,我就不干了!”


昨天,怪盗死柄木弔留下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预告信,就消失不见了。


「明天我将会在此,偷走月光下最美的宝石。」


而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,这次的展品中并没有一个跟月亮有关的宝石,所以警察联系主办方,停掉了这次展览,并归还了所有本应展览的宝石。


你乔装成一名警察,混进巡逻的队伍里,准备抓捕这位传说中的怪盗。


两两分队巡逻,你和一个瘦弱的小警察搭档。


“前……前辈,你都不怕吗?真厉害!”小警察羡慕地看着你,两眼放着光。


不不,孩子。我今天是第一次当警察,论经验,我才应该喊你前辈……


就在这时,窗户突然被人破开,紧接着一个银灰发的少年飞了进来,一脚踹在小警察的脸上。


一切来得太快了,在你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,你的搭档就被解决了。


你不动声色地压了压有些大的警帽,微笑问道,“我一直很好奇,你今天来到底是偷什么?”


“啧,三分钟了。”他一脚踩在小警察的脸上,完全没有理你的意思,“你居然和他聊了三分钟。”


“请放开他。”你命令道,“并回答我刚刚的问题。”


“你居然在袒护他!”他不爽地说道,“我真应该把他给杀了!”


“先生,我和谁交往是我的自由。”你无奈扶额,大声控诉道。


他微微勾起嘴角,“一会儿就不是了。”





「宝石我收下了,谢谢招待。」


警长看着这张莫名其妙的卡片,向手下确定道,“我们丢了什么?”


“报告警长,我们什么都没丢!”


“那他偷了什么?”


“不好了!警长,我们的私家侦探不见了!”


“什么!那快去找啊……你怎么浑身是土啊!什么?刚从坑里爬出来的?”


#你是月下最美的宝石。#























4.关于王权


今天是你登基的日子。


普天欢庆,庆祝新王的诞生。但谁都不知道,这个金色的王冠究竟染了多少鲜血。


叛国的大臣斩杀了所有的继承人,最后留下了年幼的最没有权利继承王权的你。


“为什么不杀了我?”站在城堡天台的你,如此问着身边银灰发的少年。


少年笑着托起你的长发,说道,“我说过的吧……”


“……我的王,只能是你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




5.关于枪


“在我心上用力地开一枪,让一切归零在这声巨响。”


“好呀,我成全你。”


“先……先生,我只是在背歌词!你……你别掏枪啊!”


“彭!”


“先生,你见过开个枪还带音效的吗……”


“啊,可我又没想真干掉你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



6.关于双人直播


提问:你们平时的生活方式是什么样的?


你看着问题,嘴角不禁上扬,“大概是他在沙发上躺着,我在旁边做家务吧。”


“黑雾也在做家务啊。”他不咸不淡地打岔道。


你微笑着,“可黑雾先生自从我来了以后就开始犯懒了,每天在前台擦那个崭新的玻璃杯!”


“……恩,回去就要他打扫卫生。”


“不够!他自己的房间也要自己收拾干净!”


#莫名达成共识的两人……#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7.关于道路


“我与你终究走向了相反的道路。所以,为了能到你那边去,我决定弃暗投明!”


“笨蛋,我这边可不是明,滚回那边去!”


“你才是笨蛋呢!我看见了,它就是明!”




















8.关于天使


“你是天使吗?”年幼的孩童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,问着正在河边喝水的你。


你笑着向他展示你的翅膀,回道,“是哦,我是天使。”


“那你可以成为我的天使吗?”


“呃……”你看着孩童的眼睛,尴尬地说道,“可是天使是属于主神的呀。”


“那……”他对你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,“我努力成为主神就好了!”


多年后,当新的主神登基。你看着宝座上的少年,微笑着向你招手。


“初次见面,我的天使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9.美苏间谍


“我从这里跳下去,死外面,跑进中情局!都不会碰你一下!”


“恩,不要紧,我碰你就行了。”


“诶?等……等等,先生你等等!”


#先生,你不按套路出牌啊!(T ^ T)#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10.关于感冒


“叫你往这边睡,你为什么要过去呢!感冒了吧?活该!”


“……唔,我错了。”


“好好躺着,我去拿药。”


少年翻箱倒柜地找了好久,然后又一次绕回了你的面前。


“药在第二个抽屉里。”


“啰嗦,知道了!”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点文只点了两个诶,如果十点之前最后一篇再不来,我就只写两篇了*罒▽罒*


等我从重庆回来就给小天使们更文!


重庆,好热……

慢半拍的博主觉得我是不是应该搞一个100fo的点文什么的……


大家点吧,刚好梗没有了_(:D)∠)_


写在评论里吧,我能看见(`・ω・´)ノ


小英雄的圈,cp是轰胜出弔,当然如果大家有想看其他人的,我可以试试……


点文仅限三篇,我可以尽量写长一点(〃▽〃)(也不知道凑不凑得到三篇)


那么,感谢我的小天使们了(*๓´╰╯`๓)♡


既然只有两篇,那我就偷个懒了_(:з」∠)_


明天是小久的生日,还有一篇生贺文,内心绝望。(›´ω`‹ )


论饲养小猫的正确方法(1)

这里未醒,一位想养猫却被家人反对的可怜孩子。


大概就是讲一下,关于猫咪们乱七八糟的日常。


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完结,写到哪算哪。


OOC预警,幼儿园文笔。


给喜欢我文的小天使们,比小心心(´ε` )♡





















——本店须知——


◎如果你在宠物店里领养了一只爆豪猫咪,那你要小心他的脾气。虽然作为一只猫没有傲娇的天性是不好的,但关键是他不仅会傲娇,还会炸毛。


◎如果你在宠物店里领养了一只绿谷猫咪,那你大可放心把他留在家里。只要你不对他作出要抛弃他的动作,他绝对会常伴你左右,绝不离去。谨记!如果你家里同时领养了爆豪猫咪,请将两位分开饲养,否则本店不承担任何责任。


◎如果你在宠物店里领养了一只轰猫咪,那你每天回来可能都要给猫咪带荞麦面了。啊?你觉得这没问题?那你就大错特错了。因为新生婴儿是不能吃面食,只能喝奶,所以……你自求多福吧。


◎如果你在宠物店里领养了一只死柄木猫咪,那你……你……你做好先给你的家具和你自己买个坟,指不定哪天你们就随风而去了。


◎假如你同时领养了四只猫咪,本店建议你先去买个保险,以免哪天遭遇不测,气绝身环,就不好了。
















某天,你作死地买了四只猫咪。


你和四只猫咪大眼瞪小眼地坐在沙发上,“听好了!我现在是你们的新主人,如果你不听我的,我就不给你们小鱼干吃!”


爆豪猫咪抗议地叫了一声,示意自己的不满。


绿谷猫咪可怜巴巴地走到你的胳膊边,围着你的胳膊转悠。


轰猫咪翻了个身,并不想理你。


死柄木猫咪正在粉碎你家的沙发……


“弔君,我命令你离我家的沙发远一点!不!地板也不行!”


后来,你给死柄木猫咪的前爪装上了软垫。


当然,小鱼干自然是没减成的,因为孩子王爆豪带领众猫咪毁了你家的厨房!


今天也是和平的一天,也同样恭喜你可以多活一天,可喜可贺!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朋友:为什么猫咪有软垫,你还要给他加个软垫?


你:……你猜?


写到一半,脑中突然脑补出这个场景的我觉得,这个朋友好像我姐,损得直戳要害!


猫咪太可爱了!下一篇依旧遥遥无期……

您的快递到了,请签收「我英乙女/胜出轰弔」

这里未醒,一个过气了的博主。


我不就是去别的圈子里游了一圈吗?至于消息提醒销声匿迹近三天吗?(。>ㅿ<。)


为了粉丝破百,我又回来了。⊙▽⊙


给喜欢我文的小天使们,比心心(。・ω・。)ノ♡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爆豪胜己


“叮咚。”门铃被按响了,你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,艰难地打开门。


“喂,你的快递。”门口的少年不耐烦地将人高的快递包裹硬塞给你。


你被迫接住重得吓人的包裹,前后踉跄了几下,才勉强站稳。


“谢谢。”你干笑着将包裹放在地上,“需要我签……诶?”


你惊讶地看着带着红色帽子的少年,“小胜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
“嘁。”他一脸不爽地道,“怎么不能是我?”


“因为想到No.3的英雄迫于生计,跑来送快递,实在是……”你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“太……呀!小胜你别激动!包裹要烧着了!”


“哼!爱要不要!”他瞪了你一眼,摔门而去。


见过如此拽的快递小哥吗?我敢肯定,你是没见过的。


无奈之下,你只能坐在家里拆那个不知道猴年马月买的巨大的包裹。


拆了快半个小时了,你还没拆开……


你看着像俄罗斯套盒一样的包裹和满地大大小小的包裹盒,重重地叹了口气。


希望下一个就是的吧。


你拆开面前的包裹盒,一枚小盒子躺在里面,不过它比其他的盒子都要精致漂亮。你松了口气,这应该是最后一个了。


“咔!”你打开最后一个盒子,一枚精致的戒指安稳地躺在里面,旁边还有一个白色的小卡片。


「愿意嫁给我吗?」


#……是谁送的呢?( _ _)ノ|壁#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绿谷出久


——第一天——


“您好,这是一位叫绿谷出久的先生给您的快递,请签收。”


“是什么?”


“是围巾,他说,下雪了,应该给你买一条保暖。”


“哦。”


——第二天——


“您好,这是一位叫绿谷出久的先生给您的快递,请签收。”


“是什么?”


“是您最喜欢的手办。”


“哦。”


——第三天——


“您好,这是一位叫绿谷出久的先生给您的快递,请签收。”


“……是什么?”


“是一束玫瑰,先生真是爱你呀!”


“……”


——第四天——


“您好……”


你啪的一声,将门重重地关上了。门外的快递小哥极其无奈,又敲了敲门。


门打开一条小缝,塞出来一张钞票。


“小姐,您这是……”


“对不起。”门里传出你略带绝望地声音,“麻烦你再给那位先生送回去吧,告诉他我不需要。”


“……”


送走了一脸茫然的快递小哥,你义愤填膺地给某位每天闲得蛋疼的英雄打了个电话。


“小久,你能不能不要每天给我送东西!我不就是跟你异地了四天吗?四天你送了四个包裹,请问你是每天都在给我买东西吗?!”


“唔……可我想你了。”


“……放假我就回来了。”


“你别工作了好不好,我养你。”


#哇!听起来好浪漫哦!但是……休想!#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轰焦冻


你正赌气在家坐着,拒绝所有人的来访。就在昨天,你的男朋友和你闹掰了,以至于你现在怒气冲冲,谁也不想见。


“叮咚。”门铃突然响起,你生气地走到门口,打开门。


黑发的快递小哥递过来一捧玫瑰,说道,“您好小姐,您的快递到了,请签收。”


“谁送的?”你知道你的语气有些不好,但你完全没有想道歉的意思。


“……是一位叫轰焦冻的先生。”


“哦。”你不爽地道,“叫他自己来和我道歉,别用玫瑰花逃避现实!”


“……好。”


黑发的小哥扯下自己的假发,露出了原来的发色。红白发的少年捧着一束玫瑰,往前推了推,“现在呢?愿意原谅我吗?”


你接过玫瑰,将脸别到一边去。温热的感觉爬上你整张脸,你轻轻地说道,“啊,勉强算原谅你了……”


#惊不惊喜?意不意外?#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死柄木弔


“叮咚。”


“先生,帮我拿下快递!”


“叮咚。”


“啊!又有快递来了,先生帮我拿一下!”


“叮咚。”


“先生……”


银灰发的少年瞟了你一眼,不爽道,“你能不要买了吗?家里都没有地方放了。”


你赤着脚走到卧室前,向里面张望。果然如他所说,卧室的角落里堆满了大大小小的包裹盒。


“唔……”右手捏住自己的下巴,你思索了一下,说道,“不然,把先生寄出去吧!这样,就有位置放我的包裹了!”


“啊?”


“对不起!先生,我一时口快!”你看着向你逼近的少年,害怕地往后退了一步,“我不会把你寄出去的,真的!”


“啧。”少年根本就不理会你,直接将你打横抱起往卧室里走。


“先……先生,你要干什么!”


“啊。”少年平淡地回道,“我准备找个大纸箱,把你寄出去。”


“诶!先生!我错了!”


“所以……收件人就写死柄木弔吧。”


#快递小哥:我只是来送个快递的,为什么要被迫塞一嘴狗粮啊……(T ^ T)#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其实准备把小久写虐的,但是……总觉得对不起我久。


比如送包裹送到最后,送出一封遗书什么的……完全符合我高中写文的特点!


算了,说好高中毕业致力写甜文的~(*'▽'*)♪

[巍澜]恶魔销售(2)

这里未醒。


幼儿园文笔,OOC预警。


第二章就偏离自己大纲的我,果然是神人……


给喜欢我文的小天使们比小心心(´ε` )♡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星星灯火试图照亮黑暗的夜晚,犹如在肮脏的海洋中少许干净的河流,在污水中艰难地前行,直到被污水同化,消逝殆尽。


一个长发的女生蹲坐在没有光的角落里,无声啜泣。


啜泣声越来越大,慢慢地竟变成了一首诡异的童谣。


“美丽的姑娘,你为何哭泣?明明生得一副好皮囊,却仍愁眉苦脸。”


“美丽的姑娘,你为何哭泣?明明生得一副好皮囊,却仍痛恨世间。”


“美丽的姑娘,你为何哭泣?明明生得一副好皮囊,却仍不知满足。”


“美丽的姑娘……”


“够了!”女生向着无人的街道怒吼着,“我不需要什么好皮囊!我只想要我的弟弟活下去!”


绝望的怒吼在小巷中回荡,渐渐消失在远方。童谣的声音也是在那时停下,耳边只剩下冰冷的风声。


在女生以为自己因为太过痛苦而产生了幻觉的时候,一个轻快的脚步声出现在了小巷中。


黑色短发的女生嘴角微微勾起,甜甜地唤着面前已经呆滞的女生,“姐姐,我可以实现你的愿望,作为等价交换,你可以把你的皮囊给我吗?”





今天,特别调查处异常得安静。


赵云澜从一打文件伸出冒出个头来,本就邋遢的头发在此时更加乱糟糟的。他有些烦躁地将桌上的文件丢到一边,给自己的工作台腾出了一块干净的地方。


“喂,各位,起床了!”刚睡醒的嗓音朦朦的,配上他现在懵懵的表情,倒有些可爱。


虽然他这边叫的惊天动地,对面的大庆也只是挠了挠耳朵,翻了个身,继续熟睡。


而沙发上的楚恕之就更绝了。被吵醒的他,只是轻啧了一声,就直接选择了无视。不仅如此,在他发现被子不知何时掉在地上时,他起身将被子捡起来,顺便往郭长城那里拉了拉后,便倒回去继续呼呼大睡。


在电脑桌前的祝红还算给面子,在望了赵云澜一眼后,露出一个极为痛苦的笑容。在赵云澜无奈挥手后,她立刻倒了回去,再也没有苏醒的迹象。


而本应该在前台接电话的一对小情侣直接躺在了地上,环抱着,互相取暖。


就在昨天,特调处被上头勒令在一个星期之内将案子完成。但问题的关键在于,他们现在除了知道死者顾茜和沈巍有七八分相像以外,其余什么也没发现。


无奈之下,特调处所有人都要连夜翻阅资料,找寻线索。


当然,最后的结果,一目了然:不仅什么发现也没有,而且所有人都一晚没睡,累倒在桌上。


你问为什么没有林静他们?呵,你难道觉得刚睡醒的赵处的声音能传到里面的研究室?你太天真了!


“喂,你们谁起来一下……”赵云澜有些埋怨地干嚎着,“一会儿还要来新人,你们就这样迎接吗?”


一片死寂。


“她是个女生……”


无人应答。


“她的父母曾经是龙城大学有名的教授,专门研究法医……”


有人挣扎着想要爬起来。


“……她和这次案件有关系。”


“唰!”所有人从睡梦中苏醒过来。


“老大,你怎么把线索人物请到我们处来了?”大庆不解地说着,变成黑猫的他扭着肥硕的身子,在桌子上来回踱步。


“不是我要她来的,是上面派下来的。”赵云澜摇摇头道,“她是学计算机的,来帮林静忙的。”


祝红翻了个白眼说道,“林静那小子,可还在睡着呢!”


郭长城扭扭捏捏地站起来,“需要我去叫他吗?”


“你去干什么?”楚恕之瞪了他一眼后,将站起来的郭长城又拉回了座位,“坐下!让汪徵去!”


“好。”汪徵也不埋怨,慢悠悠地站起来,飘进了研究室。


正当汪徵准备进研究室的时候,老李突然走了进来,慌张地说道,“有……有人来了!”


“谁来了?”


“不知道,看起来像是一个大学生。但她长得好像……”


“像沈教授?”


老李吞咽了一口水,缓缓地点头,“恩。”


赵云澜听后,脸上浮现出一抹玩味的笑容,“出来迎接一下吧,各位!”


门外,一位长发的女生手里提着黑色的装着电脑的手提袋,微笑着看着从处里走出的未来的同事们。


忽略掉对面的人们一脸惊悚的表情,女生笑着说道,“特调处的各位你们好,初次见面,我是新来的实习工,我叫田湉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:姐,我小说里有一个女生叫田湉~~( ̄▽ ̄~)~


姐:哦。


我:她还有个弟弟,我准备把他弟弟写得可爱一点!


姐:她弟弟叫什么?


我:……对哦。⊙_⊙


脑中除了田七什么都没有的我,绝望中……

[巍澜]恶魔销售(1)

这里未醒。


垂死挣扎了许久,终于……


决定写耽美了!ヾ(*ΦωΦ)ノ


幼儿园文笔,OOC预警。


是看了几集网剧和几章小说,耐不住性子来写小说的某人。如果和原著有什么偏差,请不要打我……,,Ծ^Ծ,,


灵感来自于语c戏梗&写作梗墙。


给喜欢我文的小天使们比小心心(´ε` )♡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“美丽的皮囊一万金币,有趣的灵魂一百金币。”黑衣恶魔罗列出一排排精美的小盒子,向路过的旅人兜售着。


一位旅人受不了商品的吸引,好奇地向她走近,问道,“为什么美丽的皮囊贵过有趣的灵魂?”


恶魔扭动着性感的身躯,笑着道,“因为美丽是短暂的,而有趣是永恒的。”


“难道不是永恒的,更加让人觉得可贵吗?”


“并不是,我亲爱的客人。”恶魔用双手捻起一件美丽的皮囊,向他展示道,“你看,这件皮囊相比于罗列出来的这几件,更加得美丽。如果是这样的人,脱光衣服来勾引你,你不会忘却自己所爱的妻子,为之所动?”


“这……”旅人犹豫了一下,不知道如何回答。


恶魔微笑着说道,“你看,你自己都犹豫了,所以说人类想要美丽的皮囊,不是因为易逝,而是因为他们喜新厌旧。”


“那你是如何得到这些皮囊的呢?”旅人看着斗篷下那双黑色的眸子,问道。


“啊,那个呀。”恶魔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诡异的笑容,“当然是从你们身上……”


“偷来的。”





特别调查处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接到任务了。


赵云澜躺在椅子上,悠闲地吃着林静做的爆米花。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这个令主过的日子比他的那些手下还要清闲得多。


可能是因为那件事结束后,使地星人的活动平静了少许,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所有的活都被沈巍一股脑全包了的原因。


“啪嗒。”有皮鞋踩在大理石地板上的声音。


他微微眯眼,作出一副正要熟睡的样子,等待着来人。


脚步声忽的停了下来,好像在寻找什么。过一会儿,脚步声又响起,明显是向赵云澜这边走了过来。


一条毛毯被搭在了他的身上,空调带给人的微凉的感觉在一瞬间被温暖替代,赵云澜不自觉地往毛毯里缩了缩。


身旁的人看到这一幕,发出一声可有可无的轻笑。手在无意识下触碰着赵云澜的毛发,甚至还轻轻地抚摸着。


手在触碰头发的一瞬间,赵云澜再也无法装睡了,睁开眼睛,微笑着看着对面的爱人。


赵云澜有些好笑地看着沈巍道:“怎么?我沈教授也喜欢趁人之危?”


“恩。”他像是无所谓一样,点了点头,继续蹂躏着赵云澜的头发。


赵云澜被他的反应气得有些无奈,只能自讨没趣地站了起来,伸了个懒腰。


“有什么事吗?”赵云澜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棒棒糖塞进嘴巴里,口齿不清地道。


沈巍微微皱眉,夺过他嘴里的糖果:“不要总吃糖,容易得糖尿病。”


“哇!这就是沈教授您咒我了!”赵云澜抓住沈巍的手腕,直接借着他的手,将糖果塞进自己的嘴里,再轻轻一扯,糖果就从沈巍的手中挣脱出来。


“我偏不。”赵云澜露出一抹坏笑,俯下身在他的耳边轻轻说道,“倒是,沈教授你,怎么三个小时不见,想我了?”


“别闹。”沈巍将头别到一边,说道,“我这次来,是因为……”


“因为什么?”


“龙城大学有学生死了。”


“什么?!”赵云澜激动地叫着,“你怎么不早告诉我!”


沈巍无辜地眨了眨眼睛,“不是你先和我闹的吗?”


“啧!”看着爱人无辜的眼神,赵云澜烦闷地揉着早已变形的头发,“别看了!带路吧!”





“死者,顾茜,龙城大学计算机系的大一新生。”刑警微微皱眉,对赵云澜说道,“由于尸体损伤过于严重,无法推断正确的死亡时间,但大概有五六个月了。”


赵云澜点点头,目光却仍然没有离开地上那个被白布包着的尸体。


尸体是一位早起晨练的老人发现的,当他发现的时候,这具尸体已经腐烂,甚至出现了些许白骨。本来这类普通的案件无论如何也落不到他们特别行动处的头上,但问题就在于这具尸体她……


没有皮。


法医通过尸体上的神经推断出,皮是尸体在生前被生生剥去的。能做到如此境界,可想而知,犯人有多么得残忍。


上面的认为这极有可能是地星人所为,所以这个案子自然就落在了特别行动处的头上。


当然,上面也说了,如果弄错了,也不打紧,让他们照样办就是了。不然,连续一个星期没有工作的警署,无论如何特殊,也会被老百姓议论许久。


“怎么样,有什么看法?”沈巍走近,问着在尸体沉默不语的青年。


赵云澜轻咬下唇,“如果是想掩盖身份的话,也不需要将整张皮都撕下来呀!而且如果是掩盖身份的话,为什么要去掩盖呢?”


“恩,确实是一个问题。”沈巍赞同地点点头,“哦,对了,我还没有看过顾茜的照片呢!你找警署长要一个?”


“恩,我也很好奇。”毕竟面对被毁得面目全非的尸体,总会让人对生者产生兴趣。


“诶诶!”赵云澜向远处的警署长挥挥手,“小刘,来!把尸体的照片来给我看看!”


警署长可能也是知道对方的身份,对于他的语气也没有怪罪,恭恭敬敬地奉上一张照片。


赵云澜看着照片,不禁嘴角上扬,“想不到,这个女生还长的挺不错!”


照片上的女生背靠着一棵大树,对着镜头微微笑着。风吹动着她及腰的长发,使整个人都增添一副秀气之感。但……


“诶?沈教授你看!”赵云澜疑惑地将正准备离去的沈巍拉回来,“这人怎么……”


“和你长得这么像呀!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如果有人要跟我纠结为什么尸体要放那么长时间,我真的无法回答你……昨天晚上和我姐讨论了许久,最后得出来的结论……乱七八糟。Orz


然后,我还是没有找到保鲜尸体的办法。觉得福尔马林不是很实际,所以……就没有办法了_(:D)∠)_


我觉得剧情还是比较好猜的,毕竟我姐昨天晚上就猜出来了(๑>ڡ<)☆


下一篇遥遥无期……

要我的小心心吗?「我英乙女/胜出轰弔」

这里未醒。

说好的遥遥无期!(并没有。)

灵感来自于《小绿和小蓝 • 易碎品》

OOC预警,幼儿园文笔

喜欢我文的小天使们,给你们比心心(⑉°з°)-♡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爆豪胜己

你手捧着一个流着鲜血的心脏,可怜兮兮地看着他,“小胜,要我的小心心吗?”

他撇了一眼后,轻啧一声,“太脏了,不要。”

“哦……”你低着头,眼泪盈满眼眶,不去与他对视。

你将心脏塞进怀中,小声地说道,“你不要,我就拿回去了……”

“恩,包好了再给我。”

“……哈?”

你看着少年丢下这句话后,头也不回地走了,一脸蒙逼。

#小胜你个坏银,欺骗我的感情!ヽ(≧Д≦)ノ#






















绿谷出久

你捧着一个精美的礼物,微笑地站在少年的面前。

“小久,我给你带了礼物哦~”你开心地晃着手里的小盒子,“猜猜看,是什么?”

少年笑着摇摇头,“不知道。”

“是我的心!”你将盒子递给他,“打开看看!”

“诶?!是xx桑的心吗?”他纠结地看着手中的礼物,不知道是否应该拆开。

“怎么了吗?”

“xx桑的心,送给我……没问题吗?”

你摆摆手,笑道,“没问题的,我还把我的心送给了御茶子和梅雨酱呢!”

“是……是吗?”绿谷少年突然觉得手里的心不是那么珍贵了,并且心有些疼得厉害。

“不过,送出的那些都是义理心,给小久的是本命心而已!”

“诶?!(|| ゚Д゚)”

#xx桑,说话能一口气说完吗?!心里大起大落的,很不爽得好吗?!#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轰焦冻

你对着正在沙发上看世界杯的少年,害羞地说道,“焦冻,你要我的小心心吗?”

少年听到你的话,被吓得愣住了,遥控板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。

“呃……”你捡起遥控板交给少年,回到原位重复道,“要我的小心心吗?”

“你……今天怎么了?”他微微皱眉,看着你手里的小盒子,“没事把自己的心拿出来干什么?”

“……因为,御茶子说,自己的心就是要送给最爱的人的。”

他把站着的你捞入怀里,略微不爽道,“你还用给我什么心,你整个人不都是我的吗?”

#无形撩人,最为致命……#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死柄木弔

战后,雨水冲刷着世界,仿佛在告诉所有人,所有的不堪终将离去,人们即将迎来新生。

你躺在一片血泊中,微笑着看着远处正在跑向你的少年。

——嘿,先生,我要走了。

你看着银灰发的少年跌跌撞撞地跑到你面前,瘫坐下来,脸上挂着不知是雨还眼泪的水渍。

——嘿,先生,我想把我的心留给你,所以你要我的小心心吗?

你微笑着看着他,想要把他的一切记入脑海,直到一切归为沉寂。



“如何?”

“有生命迹象,应该没问题了。”

“那把心放进去吧。”

“是,死柄木先生。”

你摇着自己有些沉重的脑袋,从一个小小的长箱里走出来。

突然,你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。

你先是愣了一下,随即轻轻一笑,抚摸着那人的头发,“先生,好久不见。”

“多亏了你的心,不然,我可等不了下一个轮回……”

“恩,多亏了我的心。”

#不然按照先生的性格,应该会选择殉情吧?#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说好的遥遥无期,我食言了!

早上发完一篇,马上又一篇,感觉梗会用完……(=_=)

文笔依旧在下滑,但我已经看了很多书了呀!不公平!(╯‵□′)╯︵┴┴

依旧在拯救文笔的路上。(╥ω╥`) 

减肥「我英乙女/轰焦冻」

这里未醒。

本来是准备四人写全的,但是!

憋了三天,只憋出一个轰总╮(╯-╰")╭

准备在武汉玩几天,下一篇遥遥无期。

OOC预警,幼儿园文笔。

喜欢我文的小天使们,给你们比心心(*´╰╯`๓)♡


















站在体重秤上的你,绝望地看着身边正在专心啃苹果的男友。

看着你欲哭无泪的样子,他轻叹一声,放下了手中的苹果,“怎么了吗?”

“轰君……”你捏了捏手臂上的赘肉,“我长胖了。”

“哦,所以呢?”少年继续啃着苹果。

“所以我要减肥!”右手握拳,你信誓旦旦地道,“轰君,和我一起吧!”



清晨,你站在湖边,用脚尖试着水温。嗯,可以肯定,下去了身体绝对会结冰的……

其实你今天本来是准备去游泳馆的,毕竟那不仅环境好,最关键是那儿水暖和……

但谁知道,游泳馆周三因为要对水进行消毒,不开门。好巧不巧,今天周三……

你又一次试了一下水温,冰凉的触感让你不禁打了个寒颤。你转头微笑着看着身后的少年,“轰君,等明天游泳馆开了,我们再去好不好?”

“你不是说要减肥吗?”正在翻着手机的少年,抬头说道,“我查了的,游泳是最快的减肥方法。”

秋风萧瑟之时,你穿着单衣,站在湖边,略带恳求的看着红白发的少年。而本不用陪你去游泳的少年,也身穿单衣,站在凌冽的风中。

“好吧。”才不是因为你,心里愧疚,才妥协的。

脚放进水中的瞬间,你被冷气激得闭上了眼睛。但一想到,他还在后面看着你,你就狠下心钻进了水中。

冰凉的感觉从脚尖传至全身,你轻咬下唇,不顾一切地开始往前游。

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冷,并且边游身体边适应了下来。

你开心地向岸边的少年招招手,他回你一个微笑,向你也招招手。

你正准备继续游下去,向他展现你减肥的决心时,腿突然抽筋了……

腿部传来痛觉的瞬间,你就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正在下沉。

会不会有可能觉醒一个关于水的个性解救一下自己什么的,虽然五岁之前,你的个性就已经觉醒了,并且和水一点关系也没有……

啊啊,死定了,明天吃不到轰君做的早餐了……

在一片模糊的视线中,你仿佛看到了一个少年。

在死亡的最后一刻,心里还想着他,果然我是爱着他的! o(* ̄▽ ̄*)o

啊,再见了,轰君。我会想念你和你做的早餐的。

你向着对面模糊的身影,微笑着挥挥手,与此同时,你看见对面的身影明显僵住了。

呃……(“▔□▔),轰君,你怎么停下来了!

不是吧,你真的只是幻觉吗?!(ノ=Д=)ノ┻━┻

在你心中一片哀嚎之际,你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。

不知道什么时候,在远处的少年已经站在了你的身前,将你轻轻拥入怀抱。

温软的触感在你的唇边慢慢晕开,源源不断的空气也随之进入你的口腔。视线恢复的瞬间,你看见了少年异色的瞳孔正焦急地看着你。

他向你指了指上方,你微微点头,抱紧了他的脖子。

浮上水后,你忐忑不安地看着少年,等待着他的训斥。但不知为何,他什么也没有说,只是将你打横抱起,走上岸边。

“xx桑?”

“嗯?”

“对不起。”他心疼地在你的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,“要不你不要减肥了……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你胖一点,我不介意的。”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因为最近在减肥,所以写了一篇让自己放弃减肥的欲望!_(:D)∠)_

减肥太累了!小天使们千万要节制饮食,不然胖到变形,就要努力减肥惹!(╥ω╥`) 

附身「我英乙女/胜出轰弔」

这里未醒。

好尴尬,刚刚忘了写标题了。_(:D)∠)_

看过,又不小心点进来的小天使,对不起你们,给你们比心心(o´罒`o)ノ♡

OOC预警,幼儿园文笔。

灵感来源于《灵契》,希望小天使们喜欢。













如果你变成了鬼,并附到了他们身上……










「爆豪胜己」

你是一个鬼魂。因为生前有未实验的愿望,无法转世,飘荡在人间。

“所以,你的愿望到底是什么?”坐在公园长椅上,正在喝可乐的少年问道。

你摆动着自己透明的身子,右手握拳敲打自己的脑袋,吐舌笑道,“那个呀,不记得了呢!”

“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不记得呀!”少年恼羞成女地呵斥道,“你趁早不要跟着我,免得我还要给你实现愿望!”

“不要。”你伸出右手食指,摆了摆,“比起这个,小胜,我想吃冰激凌。”

少年不爽地对你吼道,“啊!我凭什么给你买冰激凌呀!”

你泪眼汪汪地看着他,想博取他的同情,“不买吗……”

“不买,回家。”

“唔……”你看着毅然决然地起身向前走,丝毫不肯退让的少年,愣在了原地。

唔……其实我不跟着他,他也不会发现的吧。反正他也希望我不要……

“喂!怎么突然不走了!”他突然回头对你嚷道,“不给你买冰激凌,你就生气了,是小孩子吗?”

“呃,其实我只是……”

“快点跟上来啦,笨蛋!”他从书包里拿出一份传单,走过来甩给你,“哪家冰激凌好吃,自己挑!”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「轰焦冻」

七月的日本很热,太阳也很毒。

虽然幽灵是不可能被晒到的,但你还是被强烈的光线逼得微眯上眼。

突然,你的头上多了一把太阳伞。

你看着举着伞的少年,无奈地道,“轰君,我是幽灵,是晒不到太阳的。”

“嗯,不要紧。”他点点头,伞没有丝毫想要收回去的举动,反而更往你那边偏。

你无奈地看着他,“轰君……”

“嗯。”他面不改色地看着你,“习惯而已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「绿谷出久」

你从上个月开始就附身在了绿谷出久的身上,然后寄宿在他的家里。

你在他的客厅飘荡了一会儿,听着浴室里的水声。就在刚刚,他进了浴室,把你一个人晾在了外面。

“唔……”右手点了点下巴,你考虑着要不要去吓吓厕所里面的少年。

要不去玩玩吧,反正我已经死了,对任何事情毫不畏惧!乁( ˙ ω˙乁)

你探进浴室中,直接将浴室门当做摆设。

绿发的少年躺在浴缸里,水滴顺着头发滑下,直到滚落至锁骨,消失在水中……

他看见你突然出现,恼羞成怒地下沉,只留出两双大大的眼睛,“xx桑?!”

“诶,这里不是卧室吗?”你露出一个微笑,“对不起,小久,我好想走错了呢。”

“xx桑。”就在你准备离去时,他突然叫住你,害羞地道,“如果你想看,也不是不行……”

“对不起,我再也不会这样了!”

#你竟然是这样的小久,被吓到了呢!(并没有)#























「死柄木弔」

雨下得很大,一边冲刷着这个世界的丑恶,一边渴望着新生的降临。

你躺在一片血泊中,微笑着扶上少年的脸庞,“先生,我好像要死掉了呢……”

“你,休想。”他的眼眶红红的,但语气却和平日无任何的区别,耍着小孩子脾气。

有水滴落在了你的脸上,不知道是雨水,还是别的什么。

“先生,对不起,我可能做不到了……”你轻轻闭上双眼,“先生,永别了。”



坐在吧台上的少年,摆弄着手里的纸牌,看着你道,“你不是说永别吗?”

变成鬼魂的你穿过他的身子,笑着道,“但是我也说过,做鬼也会缠着你呀!”(*´罒`*)

“哦,那随意吧。”

你看着他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,小心翼翼地问道,“……先生,不想见到我吗?”

“怎么可能。”他轻笑道,“欢迎回家。”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再次道歉,对不起!

我真的是傻到极致了,并且健忘……

谢谢喜欢我文的小天使们,依旧给你们比心心(。・ω・。)ノ♡